PSA China
认证赛事
星级名衔
入会导航
会员福利
入会申请
赛事信息
会费缴纳
榜上有名
核心团队
本会经典
联系我们

凤凰花开 PSA China两岸再握手---台湾行散记

时间:2014年9月12日      来源:本站原创

 

一、台北集合摄影八家将

美国摄影学会(中国)PSA China 精英讲师团成员获奖摄影精品在台湾展出, PSA China主席邓大端先生、讲师团成员广州的陈列先生、陈金成先生、福建的万毅先生和江苏的潘金明先生在2014年8月15日陆续抵台,在新北市集贤商务酒店汇合。
 

桃园机场到台北市的高架公路好像浮在城市的半空,让我们感受到现代的速度,从车窗两边望去,城市的楼宇连着的葱郁的农田,一切又非常踏实。跑下高架尽头,汽车很快就被淹没在狭窄喧嚣的小街上,节次鳞比的店铺招牌,店铺门口停放的机车,让广州来的陈列和陈金成恍然觉得似乎还在广州。接待我们的中华艺术摄影家协会的副秘书长刘育麟先生不时地为我们介绍着让我们即陌生又似乎熟悉的城市,台湾的一级行政区划是县,县下是市、镇、乡。我们第一站下榻的酒店在新北市,是台北的外围。就好像台北是蛋黄,新北市是蛋清。我们明天的影展开幕式在台北的中心区域——台北艺术馆。在台湾的每个县市有两条街道是必有的,一个是中正路,另一个是中山路,而这两条路一定是这个县市的中心。

晚上7点——10点,是拍摄台湾人文风俗“八家将”的时间。这也是中华艺术摄影家协会特意为我们一行安排的。学会在桃园县中坜市一幢小楼内,二层是一个大约300平米左右的摄影棚,三层是学会办公和摄影培训教室。二层的摄影棚的墙上整齐地陈列着学员们不同主题的摄影作品。我们来时,学员们已经在这里等候了。培训老师正忙着安排影像背景、灯光、模特的站位和动作。中华艺术摄影家协会国际沙龙总主席、桃园县艺术摄影家协会主席高源彬先生迎接我们。高主席就艺术摄影家协会在沙龙艺术摄影、摄影培训等方面的实践向PSA China 主席邓大端先生作了简要的介绍,并引导我们参观了他们的办公区和教室。


 
PSA China邓大端主席和台湾中华艺术摄影家协会国际沙龙总主席高源林先生


 
拍摄现场


 
PSA China精英讲师团成员和高源林先生
(左起:潘金明、万毅、高源林、邓大端、陈金成、陈列)


 
PSA China赴台成员和中华摄影艺术协会主席及讲师

海峡两岸有关八家将(在福州叫八将爷)的传说有很多种。华南地区多湿多雨,瘟疫不时流行,所以两岸先民多有祭祀瘟神,以求驱除瘟疫。其中比较主流的是《道藏•搜神记》中的记载。八家将是五福大帝或称五福王爷专责捉邪驱鬼的八位将军。福州传说中的五福分别是张元伯、钟士秀、刘元达、史文业和赵光明。他们是好朋友,时常在一起把酒言欢,夜夜笙歌。一日,因见瘟鬼于井中施放疫毒,于是五人以身投井留书示警而死。后人感念其舍身救人,建庙祭祀。玉皇大帝得知后,封他们为五福王爷。

在台湾民间流传的是五人为泉州府五县的秀才,五秀才赴闽都应举人试,夜宿福州府南门外瘟神庙。夜半忽见金光闪耀,瘟神乘舆出,庙内鬼差大呼“三山城当难,本部堂奉上帝敕,来收劫数中人。”命水猴、水鸟、蛤蚌、鲈鱼、水蛙五妖怪,在五井中投放瘟毒。五人意将此事告知乡民,但恐他人认为是怪力乱神之说,乃决议牺牲自己,各投一井,并且留书以示警。五人成仁后,托梦告知乡民原委,并说玉皇大帝因五人舍身之德,已封为“五瘟大王”,主宰瘟疫,巡按天下,赏善罚恶。乡民为报恩情,故建庙祭祀之。

八家将的出现则是为五福王爷出行的需要,作为主神的护卫。八家将分前四班和后四季。前四班是:甘鹏飞甘将军主白天执行刑罚;柳钰柳将军主夜晚执行刑罚。甘柳二将排列在队伍之首。谢必安谢将军主捉鬼魂妖邪;范无救范将军主拿鬼魂妖邪。后四季是:春大神:著青袍,画龙面(莲),负责审问被捉拿的鬼魂,职在泼醒罪犯;夏大神:著红袍,画龟面(梅),负责审问被捉拿的鬼魂,职在烙烧罪犯;秋大神:着白袍,画鸟面(竹),负责审问被捉拿的鬼魂,职在敲打罪犯;冬大神:著黑袍,画虎面(菊),负责审问被捉拿的鬼魂,职在威吓罪犯。

八家将的装扮主要在于脸谱和法器。有专门的“面师”为家将开脸,一旦着装完毕,则扮演者就具有了神格,法术上身。也有家将团分文、武差的,文武差都会左手执羽扇,文差右手拿令牌,而武差则握着带三叉戟的令旗。

海峡两岸八家将的祭祀风俗大同小异,在重要节令,八家将也会担任庙宇、妈祖的开路先锋。

感谢本次赴台成员分享摄影作品。

二、凤凰花开 PSA China两岸再握手

8月16日下午3:00是这次台湾行的重头大戏开场。趁上午空闲时间刘副秘书长带大家到台北的中山广场、总统府等景点走马观花。

“龙的传人 龙的文化——PSA China赴台访问团获奖作品摄影展”一共展出PSA China精英讲师团十五位成员的50幅作品。每位讲师团成员都是从自己在国际摄影比赛中数度获得大奖的数百幅作品中精选出3-4幅来参加本次影展。

下午突如其来的一场豪雨拂去些许暑热。临近台北艺术馆时,刘副秘书长觉得大街上有些异样。原来马英九的车队正停靠在艺术馆附近的马路上,马英九刚刚出席了在这里举办的“2014年台湾青少年成年礼大会师”的活动。

台北艺术馆位于台北市中心区域,简约朴素的设计风格,留着岁月的痕迹。展厅布置在三楼。步入展厅迎面的墙壁上悬挂的是PSA China主席邓大端先生的“龙”,这幅作品曾获得美国摄影学会国际影展的金奖。影展吸引了岛内多家著名的摄影团体参加,有台北的,新北市的,还有台中、桃园、彰化、高雄等地的
 

邓大端先生和江村雄先生 老朋友相见分外高兴

说起这次赴台展览,还要把镜头推回到2013年10月,PSA China举办的第五届国际摄影大赛,首次邀请了台湾著名摄影家,美国摄影学会2012年Who’s Who第一名,中华艺术摄影协会      江村雄先生担任评委。PSA China实现了海峡两岸的第一次握手。期间,PSA China主席邓大端先生与江村雄先生就广泛的议题开展商讨,达成多项一致,今天在台湾举办的影展,就是在那次会晤中确定的。

让大陆摄影人走出去,加强海峡两岸、中国与世界民间摄影界的交流,是邓大端主席一贯倡导的,今天在凤凰花开的季节,在台北艺术馆成功举办本届展览,也是多年来邓主席不遗余力积极宣传和推动的硕果之一。

影展在下午3:00准时开始。中华艺术摄影学会的理事长林再生先生首先致辞,盛赞PSA China精英讲师团送展的优秀精美的作品。邓大端主席感谢中华艺术摄影学会为本次展览付出的辛苦和努力,倡议海峡两岸的摄影家和摄影组织应该,共同开辟国际摄影的大舞台。随后,多家台湾摄影学会的理事长、主席等发言,希望江村雄等著名台湾摄影家挂帅,也成立类似PSA China的摄影组织,方便两岸交流,方便台湾与国际摄影机构合作。


 
中华艺术摄影学会理事长林再生先生致辞 


 
PSA China主席邓大端致辞

 

前排左起:周鑫泉、江村雄、周志刚、邓大端

会场来宾

精英讲师团的陈金成先生和万毅先生也就自己参加PSA认证的国际摄影大赛发表感想和经验。

邓大端主席介绍陈金成先生

万毅先生

PSA China和台湾中华艺术摄影学会结为友好协会

参加开幕式的来宾被参展的作品所吸引,热烈地与讲师团成员探讨交流摄影技艺。

 

万毅和台湾嘉宾

邓大端先生和台湾陈鼎鑫先生

三、花莲遐思

大自然给了花莲县特别的眷顾。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大理石岩层的大峡谷——太鲁阁国家公园;紧连太平洋的湛蓝绵长的东海岸线,紅赫冷峻的峭壁岩石;六十石山气势磅礴的金针花海。即便是摄影者,这里也是一定要踏足的地方。

读六十石(音shí)山也好,六十石(音dàn)山也对。这山名各有自己的来头。传说,原本这山到处被樟树覆盖,为了炼制樟脑,有先民大肆砍伐樟树,最后,裸露出60块巨大的石头,由此,就叫六十石(音shí)山了。

另一说则是在日本统治时期,此山周围的农田种植稻米,每亩最高的产量也不过40——50石(音dàn)左右,唯独这片山地,产量达到60石(音dàn)。石(音dàn)既是容量单位也是是重量单位,10斗为一石(音dàn),120市斤为一石(音dàn)。其实古时在用到容量、重量单位时,也读shí,所以怎么念这山名,都是对的。

六十石山的最高海拔964米,总面积约300多公顷。茶园和金针花园布满山谷。每年八、九月间,金针花盛开,站在峰顶的忘忧亭上,整个花海一览无余。山风吹来,散尽一身的暑气,格外凉爽。这山里的金针花都是农民们自1959年以后种植的。

我们去的那天8月18日,漫天大雾。登上山顶,置身在一片雾海之中。薄纱般的云雾在眼前飘来荡去,抚弄着山间的一草一木,一花一叶。远望不过十几米已是白茫茫的。临近中午,云开雾散,白云的阴影开始在山间狂奔,色彩恢复了靓丽的本色。花农、茶农劳动的身影随处可见,无需设计、无需导演就已是一幅带有沙龙韵味漂亮的图画了。

半山腰的山凹处,有一人工修葺的圆形蓄水池,它的生产功能尚未考证,但对于在台湾参加各种摄影培训班的学员来说,这里是上交摄影作业必来之地,主要的摄影实践主题就是金针花山在水池中的倒影。我们也来到这摄影习作之地。

陈金成先生、潘金明先生随手插了三朵金针花在小水池的边上,陈金成老师以低角度示范拍摄,画面上前后景呼应,前景花枝伸出由水池台面构成的地平线,整个画面融为一个整体,完全没有被割裂的破碎感。设计已经融入PSA China精英讲师团成员的脑海,设计已经成为摄影的一个习惯,哪怕是小景。

午间,大家在山间的一所茶寮歇息。邓大端主席跟刘育麟副秘书长聊起沙龙摄影的话题。六十石山可以植入更多的沙龙摄影元素,设计出除劳动场景以外的更多的场景。例如,活泼欢快的场景,小朋友在花海中放风筝。刘秘书长说,小朋友可以找当地农家的孩子,风筝则由学会带来。自数码影像诞生以后,作者将自己内心的创意想法融入控制设计进拍摄、制作的全过程,使得沙龙摄影艺术在21世纪更加大放异彩。

颇有地质地貌特色的太鲁阁国家公园的大理石峡谷也是举世闻名。乘车还是徒步自由选择,任意搭配。这里是贯穿台湾岛东西向的中横公路中非常险峻的一段。整条道路开凿在大理石岩层的断崖上,完全可以想见,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筑路人的艰难和危险。说起这中横公路还是在蒋经国时代,动员了上万名国民党退伍军人花了整整十年的时间才完成的。走在这条路上,很自然会联想到在太行山深处的郭亮村的挂壁公路。


 
太鲁阁国家公园

四、探访鹿港老街两主席再议大计

台湾行的最后一站是彰化县鹿港和员林小镇。后者是江村雄先生工作生活的地方。

来到鹿港的第一站是刘育麟副秘书长带我们去拍晒面线。小弄堂的尽头一家紧凑的四方院落。我们到时,院子里已经晒满了细细的面线。主人家对来摄影的游人已经司空见惯,刘育麟介绍说,他们不会阻止和反感游客们照相,只是不要妨碍他们工作。如果想要他们配合做些动作或摆POSE,最好等到他们干活快结束的时候。这里似乎是三口之家,正屋廊前的阴凉地是妈妈抻面线的地方,女儿帮着妈妈把抻好的面线抬到院子里,放在挂架上,爸爸负责收已经晾干的面线。这面线的韧性真令人叫绝。其实晒面线的手工活在很早以前就已经被机器取代了,现在仅留下几户还坚持着手工晒面线。走在台湾街巷里的时候,总会看到有一种味道叫“古早味”,这面线也是“古早味”吧。总是有坚持的人,才有坚守的味道。

自乾隆盛世,鹿港与福建泉州通商设立了官方口岸,成为台湾中部的重镇之一。香火旺盛的天后宫一直保持着台湾第一妈祖庙的地位。江村雄先生特意从员林赶来与邓大端主席和王莉副主席会面。老朋友相见自然有说不完的话。

左起:江村雄先生、邓大端先生和王莉女士

说起坚持,江村雄先生的坚持在国际摄影界可谓屈指可数。50多年的摄影生涯,对沙龙摄影情有独钟,直到现在依然坚持摄影创作,坚持参加几乎所有PSA认证的国际赛事,坚持培训学员,坚持宣传摄影创作设计的理念。最令人敬佩的是,他娴熟使用Photoshop的水平,数码影像后期再创作的艺术水平,令许多晚辈都自叹弗如。在江村雄先生的工作室里,那整整一面墙上插着12,000多张卡片,这些卡片是他参加国际沙龙摄影赛事获奖的通知信函。

左起:邓大端先生、江村雄先生、王莉女士在江村雄先生获奖证书墙前合影

在另一房间,整齐摆放和陈列着江村雄先生在国际摄影赛事中获得的部分奖杯、奖状和绶带。在这里他把准备好的《中华一家亲》的集邮册送给邓大端先生。

邓大端主席的坚持和韧性也十分令人敬佩。自从他倡立美国摄影学会(中国)PSA China以来,就一直鼓励和推动国内的摄影人走出国门,融入世界摄影的舞台。每到一地,他都不厌其烦地宣传PSA的摄影理念,向国人推介PSA的认证比赛规则。已经得到越来越多的摄影人和摄影机构的认同。不过他不会止步于此,“我们学会了遵守国际摄影比赛规则,我们的创意水平和摄影技艺不输于任何人,我们也可以玩出我们的特色,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相互借鉴,相互融合,这才是摄影语境下最好的发展方向。”
 

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PSA美国摄影学会   合作伙伴   更多帮助   友情链接   友情链接
学会宗旨 和讯网 联系我们   中国民族图片网   霞浦摄影在线
学会历史 财经网 加入我们   poco摄影网   人文泰州网
核心团队 体育画报 服务中心   乐途旅游网   色影无忌
会费缴纳 他生活 合作发展   番茄摄影网    
入会导航 新旅行 关于我们      
表格下载 Timeout 法律事务      
 
© Powered by SEEC Privacy policy Term of Use. 京ICP备10022859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1345号